水颜安妮

Wir beginnen.

断背山下百合开,铁马冰河入梦来

“没有了。”
“什么没有了?”
“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如今只剩我一个,在这莲花池中,堕落成泥。

今夜,我们不谈正事,不谈风月,只谈你。

耳聆夜雨,手提笔墨,入眼便是半纸香。

你以为你说的足够清楚连傻子都明白,恰恰他不是傻子。

别等行将就木才志在千里,那时你早已老骥伏枥。





评论(2)